快捷搜索: 手机兼职手机赚钱
咸鱼帮扶 哆啦赚 悬赏汪 悬赏猫 趣闲赚 趣多帮 小白赚钱 赏乐帮 牛帮 好玩游戏

什么是好的副业

提交来源:锌秤

现在好像每个人都有副业,“副业正好需要”成了人们应有的意识。

在知乎上,副业这个话题经常出现在首页推荐中。副业百度贴吧里有无数招人或者推荐副业的帖子。各大新闻网站上总有人在讨论年轻人是不是只需要从事副业

“一天工作两个小时,副业六个小时,我怎么一个月赚五万?”“成功的人生可以从做自己的副业开始”,“上班只是为了生存,副业才是致富之道”.这类文章数不胜数,标题抓住了人们的眼球,直接轰动了读者的心。

有多少人知道副业的困难和坑?宣传主业每天需要8个小时,一个月赚三五千,副业只需要两个小时,但是一个月能赚几万,这是天大的谎言。那些在做副业的过程中遇到很多挑战的人,或者即将成功把副业变成主业的人,或者因为分心而失去主业和副业的人,把副业发财神话背后的真实故事揭露到锌的规模。

知乎关于副业的回答

01

几次失败后,我得到了“X”的第一笔融资

他第一次走进张玲风险投资公司的办公室时,正在阁楼上与员工开会。看到记者拿着锌秤,他抱歉地合上双手,示意等一会儿,会议很快就结束了。十分钟后,楼上响起了欢呼声、尖叫声和掌声.

阁楼下面是一个紧凑的办公区,十台电脑并排放置,这也是张玲创业梦想的开始。

有些人可能天生就有不安分的基因。

张玲毕业于西南某重点大学金融专业,但2007年毕业后,她去了一家与自己专业完全不对口的企业。她渴望学习和进步,抓住晋升的机会,在4年内成为公司所有核心部门最年轻的老板。

虽然在公司里是独立的,但张玲仍在探索她的职业生涯中是否有新的可能性。

“我想创业的第一个项目跟3 D有关”张玲告诉锌秤,《阿凡达》是他看了几十遍的电影,2010年在电影院上映的时候反复刷过。后来,蓝光wd电视问世后,张玲购买了《阿凡达》的设备和蓝光光盘,只要有时间就在家反复观看。

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张玲拿出她的创业项目,——3D试衣APP,分享给大家。她的一个朋友马上问他三个问题:“第一,你怎么解决APP投资的成本和技术问题?”第二,试衣需要一个庞大的实时更新的产品数据库。谁来拍照,谁来拍照?工作量巨大。怎么能解决?第三,你防止抄袭和抄袭的核心技术在哪里?”张玲一句话也没回答。

“被朋友泼冷水是很不舒服的。”那天晚上,张玲窝在家里的沙发上,拿着笔记本电脑反复检查数据,直到天空变成鱼肚白,也没有找到一个无可挑剔的答案来回答朋友的问题。然而,张玲想明白创业不仅仅是一种激情,还需要沉淀。

2013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线上到线下迎来了快速发展。张玲曾经默默无闻的创业梦想再次被点燃。

张玲将注意力转向了移动电子商务。在业余时间,他浏览信息,做市场调查,做一个像模特一样的商业计划。当你可以把创业项目再展示给朋友看的时候,虽然大家都觉得这个项目潜力很大,但是如果没有强大的技术团队,没有大量资金的持续跟进,很可能会夭折。

"为什么不在你熟悉的领域创业呢?"我的朋友用一句话惊醒了张玲。移动互联网时代,各行各业机会无处不在。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前,张玲认为只有一个出口,就像一个少年在迷宫里乱闯一样。

2017年,张玲的身份,除了年轻的高管,还增加了一个——创业公司CEO的身份,她的参与领域与大学的专业一致。张玲负责公司的发展

创业初期,张玲每天下班后都会来公司,和合伙人见面,讨论公司的经营状况,解决遇到的问题。每个周末,张玲几乎到处旅行。

“从选址到注册,到团队建设,开业运营,拉业务,找投资……”张玲表示,除了期待梦想成真之外,支持团队、保持公司稳定发展也是创业的现实写照。

"你如何在主业和副业之间找到平衡?"锌秤问。

“主业是我的基础,副业是我的x”在张玲看来,主业是他家的生计和社会保障,副业是对自己潜力和可能性的发掘。“在国外,有许多人从事双重职业。只要能力足够甚至三四个岗位,也不是不可能。”因此,张玲并没有认识到副业是工作场所的不务正业的偏见,他也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观点。

今年11月,张玲所在的城市脱离了秋高气爽的天气,雨水和凉爽让冬天的迹象更加明显。在这个即将进入寒冬的交替季节,在公司成立两周年之际,张玲向员工宣布,她获得了第一笔500万元的融资。

跳完之后,大家分享了庆祝蛋糕,也分享了和公司一起成长的痛苦和收获。然而,张玲靠在窗户上,在手机备忘录上写道:1 .给办公室加个双门冰箱;2.健身区加椭圆机;3.11月10日,飞往上海,开会.

这是张玲的副业故事。至少现在,在几次失败后,他找到了实现理想的方法。然而,他无法判断——是否像他办公室里的100米地铁站一样,在开往未来的列车时需要一次停一站。

02

某报主编以副业微信业务为主业

早上7点,冯依兰(化名)起床热馒头豆浆,上床叫醒儿子。吃完早饭,送儿子上学,冯依兰的一天正式开始了。

三年前,冯依兰每天早上都像狗一样飞来飞去。总是忙着用微信回复

信息,一边做早饭。那时的她,还在一家都市报社当主编,睁眼开始就被家务和工作搅得头脑混沌。不过,主编、妻子与母亲这三个角色,她都完成得非常出色。

儿子转眼就快上四年级,冯一岚开始在家庭和工作中摇摆。因为丈夫工作原因,照顾孩子生活起居和学习的事都落在了冯一岚肩上,而从四年级开始,由于关系到小升初,所以孩子学习压力会变大。

望子成龙的她,希望自己能有更多时间来陪伴孩子,辅导孩子。眼下这份需要经常加班、需要频繁出差的工作,显然与实际情况不符。

于是,她决定开发一项副业,收入多少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时间能够自由支配。经过一番对项目的考察,冯一岚选择了一款养生产品做微商。

选择的原因有几个,一是她认为养生、保健类的产品相对而言市场较大;二是多年社会新闻记者的从业经验,让她积累下了不少人脉资源,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私域流量池;三是因为她选择的这款产品在一众微商产品中,各项资质较齐全,属于有保障的产品。

花8888元成为代理之后,冯一岚思考了很久,第一条文案该如何写,该什么时候发。编辑好所有文案和图片之后,冯一岚还是有所疑虑,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是对朋友圈人脉的一种消耗。思索再三,她还是按下了发送键,心里想着“买卖顺其自然,不强求。”

不知道是人缘好,还是选对了产品,当天晚上来找冯一岚咨询下单的人数多得数不过来,一直到夜里2点,冯一岚都还在回复微信。后来,通过朋友圈的裂变,冯一岚的微信好友很快达到了上线,她投入的成本也在一个半月的时候回了本。带着微商这个第二职业,冯一岚继续在忙乱中度过了一年。

期间不是没有遇到过难题。一些同事开始在背后议论她“正事不做”,有朋友觉得她的朋友圈广告太多,把她屏蔽了,甚至老公也让她别做了,直接回家当全职太太就行。

可冯一岚不甘心,她下定决心提交了辞职报告,安心做起了微商。

现在,每天照顾完儿子之后,冯一岚便会开始规划今天要发几条朋友圈,广告有几条,生活有几条。“如果广告发太多,很多微信好友就会屏蔽我或者直接拉黑我,把握这个度很重要。”冯一岚对锌刻度说。

根据她的说法,自己就这样一边做着微商,一边照顾儿子,生意越来越好,儿子也顺利考上了重点初中。更值得一提的是,因为之前做过电视台主持人和报社主编,所以冯一岚的口才与文笔非常不错,后来常常被公司邀请回总部去主持晚会,俨然成了红人。

不过,眼看微信好友人数接近上限,冯一岚又萌生了新的想法。她开始思考如何把这块私域流量池细分,归纳成不同类型的流量。于是她决定开一家实体工作室,经常在这里举办读书会、分享会等。很快,这群受众促成了冯一岚“副业副业”。

她说,对于现在的她而言,朋友圈发广告、文案已没有太大必要,每个月订单基本已经稳定下来。她现在的重心,放在了成人普通话培训上,曾经的不少微信好友一传十十传百,让她有了丰富的生源。

不过她也清楚,曾经的副业变成了主业,最关键的还是得益于,自己原本就十分扎实的文字功力和口才基础,以及十分的热情与坚持。“微商或者培训师也许都不会是最后选择,只有不断提升自己,才能在机会到来时抓住。”

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毕竟,做微商的千千万万,能真正喜提玛莎拉蒂的,又有能几个?

03

一次眼高手低的失败“副业

喜提玛莎拉蒂,是众多微商朋友圈的共用台词

谈起如今似乎人人都有的副业,吕沁(化名)看起来有话说。

“我觉得这个东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选品、人脉、毅力缺一不可。”吕沁对锌刻度说。

因为在一个稳定单位里做着一份简单的文职工作,吕沁一直想利用较多空闲时间做点副业。看着朋友圈里一个同学每天发着成交额好几千、订单多到手软的截图,吕沁估摸着这或许是个简单上手快的副业

她告诉锌刻度,这个同学和她同年毕业,不过从大四的时候就开始做起了微商,销售的产品是手工自制牛肉干。一开始,是同学、家人、朋友捧场,但后来吕沁发现她的生意越来越好,“轻松月入上万”、“动动手,无需发货,转发朋友圈即可赚钱”等招收代理的广告语深深地吸引了吕沁。

于是,缴纳188元代理费,吕沁成为了一名代理。后面的操作就很简单了,除了第一条朋友圈内容是自己编写的,其他的内容都是一键转发上家的文案。前三天,吕沁陆续收到了一些来自朋友、亲戚的订单,但一单之后,就没了音信,返单率为0。

吕沁试着问了一些朋友,为什么没有了再次购入的想法,有人坦诚地告诉她:“其实这种牛肉干买超市里的大品牌就好了,手工自制的反而在食品安全方面没有保障,并且价格还更高,如果不是捧场的话,一般都是不会购买的。”

没有了销量,吕沁做着做着就觉得没意思了。便越发机械地转发着上家的朋友圈内容,自己的生活内容几乎不再发了,有人开始屏蔽她,拉黑她。“我用软件清除屏蔽我的人,竟然有将近500个,我微信好友总共才不到1500。”吕沁觉得有些伤心,但也开始反思自己这个副业是不是又损害了自己的人缘,又赚不到钱。

不到2个月,吕沁停止了转发朋友圈,并且把朋友圈调整成了“仅三天可见”。后来,她甚至半年都没发过一条朋友圈,就希望大家能够逐渐淡忘她曾经在朋友圈卖过产品。

但有了这次经历之后,吕沁自己总结过副业失败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其实是选品,的确如朋友所说,吕沁不应该选择这类手工自制食品,在自己无法确保食品安全的情况下销售,其实是要负很大责任的。并且,如果不是非常信得过的人,的确下单率较低。

另外,吕沁还提到,“其实我已经是很多级代理了,即便产品本身成本不高,但层层代理都需要挣钱,一人加个5块8块的,总价一下子就上去了。”因此,才会出现技师品牌名气和各项保障都不如大品牌的情况下,售价却更高,这也无疑丧失了很大优势。

除了这些以外,吕沁认为自己本身试图毫不费力就靠副业挣钱,完全通过一键转发内容的方式是行不通的。“转发来的文案不仅看起来很假,而且对于不同的群体,吸引力并不大。”吕沁分析道。

接下来,吕沁打算还是把本职工作做好,她认为做副业应该是件水到渠成的事情,有时生硬地去做反而收不到好效果。

04

结语

张陵、冯一岚、吕沁。

是三个普通的名字,也是三个群体在职场道路中的现实写照。

副业的探讨,不管是创业还是所谓做微商,表面看有励志故事也有反面教材,从深层次看有值得考虑的社会问题,也有对观念意识的思考。

谁都想站在聚光灯下光鲜亮丽,但却殊不知道路的选择失误和对自身能力的判断出错,都没有办法在人生道路上得到那个最优解。

副业到底能不能成为刚需?审题认真的会看到:刚需不代表没有门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