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手机兼职手机赚钱
咸鱼帮扶 哆啦赚 悬赏汪 悬赏猫 趣闲赚 趣多帮 小白赚钱 赏乐帮 牛帮 好玩游戏

对我来说,成为一个只需要副业的年轻人太难了

最近有个新词叫副业正好需要。网上有个直白的解释,说从事副业是成年人30岁以后的自我意识。

作为即将进入站立时代的第一代90岁老人,我已经开始在工作之外拿着保温杯保持身体健康,看到同龄人取得这样的进步让我感到心慌。别误会,我所在的行业工资并不高,但常年盘踞在毕业生工资榜的下半部。

过去传统行业普遍需要大规模的合作和分工,可供人们选择的副业不多。但在互联网时代,新的经济形式出现了,人们可以利用碎片化的时间产生价值,甚至可以在平时分几份工作经营微信业务,在上班的路上搭上一会儿网,回家后通过直播赚外快。

不管做什么副业,要么多赚点乐子,要么多赚点钱。电厂工人刘因为热爱写作,把副业做到了极致。有的人在直播平台上聊一晚上,报酬比一个月工资还高。

追求乐趣,或者说追求收入,是一个人的基本自由。从社会效率来说,副业也可以释放潜在的生产力。看起来谁是主谁是副并不重要,尤其是副业产生的价值高于主业的时候,两者的界限就变得模糊了,强行区分就没有意义了。

相对来说,主营业务一般是五险一金,收入来源稳定。上一代人说过,敬业奉献是美德,对职业、岗位、事业的忠诚永远值得赞美。如果你在工作中投入太多精力,你将一事无成。现在有些年轻人认为这些旧思想是迂腐的。他们是在市场经济下成长起来的,相信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追求的是我想要的,而不是我应该的。

需要注意的是,市场经济乃至整个文明社会的重要基础之一就是契约精神。主业提供稳定和保障的时候,就要求人们付出成本,比如接受固定的工作时间,不喜欢的工作内容,或者同学聚会上羞于谈论的工资水平。

这是主业和副业的界限。在业余时间,我可以阅读和充电,以便写更好的报告。我也可以在天桥摆地摊增加收入,这是我的自由。但是只要我还在工作,我的工作就不仅仅是老老实实的坐在车站上。我要遵守职业道德和职业标准,把副业抛在脑后。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选择主业还是放弃主业,都是经过理性思考后的决定。如果员工认为副业只是需要,雇主也应该考虑是否应该重新检查他们的敬业管理和收入分配制度。

这个年轻人,尤其是90后,靠工资养活不了自己,对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有不同的理解。

我还没经历过工资一半给菜一半给房东的日子。虽然银行账户几乎每个月都要清账,但也能支撑我在这个城市生存,偶尔剁手。我做过副业,但远非必要。毕竟和一些月生活费3000元的大一新生相比,我的消费观念已经相当过时了。

副业是否只是需要,取决于每个人不同的消费需求。对有些人来说,奢侈品牌只是需要,出门打车只是需要。有的人就是需要公交卡里的两位数余额和干净保暖的衣服。

必须承认,这是一个商业社会,消费不仅是一种行为,更是一种生活方式。追求更高的生活质量当然是一种向上的态度,但也要警惕陷入消费主义的陷阱。

其实比同行喊副业刚需要的口号更让我恐慌的是这个时代的发展速度,一不小心好像就被扔掉了。新的玩法和新的模式不断如潮上涨,然后迅速退去。每个人都踮起脚尖,想要站在潮水上,生怕如果他们

如今,互联网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角落,甚至重塑了人们的思维和行为。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选择了某种生活,还是被选择了,还是被困住了。有着丰富的经验和深刻的思考,我们要有独立判断的能力,也要相信在每个时代总有一些价值还在闪耀。可能会穿蓝布工装或者踩平衡车。可能藏在厚厚的发黄的纸条里,也可能是朋友圈一天天打卡。有些人有伟大的理想,考虑民族和人类。有的人事业小,就是为了养家糊口。但诚实的劳动总是值得尊重的,无论是每天直播十几个小时的网络名人,还是一生不停追求真理的科学家。

有那么一瞬间,我看着同行们在各种社交平台上工作后暴露出自己有价值的行踪,觉得这个话题有点卖不出去的焦虑。然后我打开我的文档,写下第一行。

世界瞬间安静了很多。(杨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