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手机兼职手机赚钱
咸鱼帮扶 哆啦赚 悬赏汪 悬赏猫 趣闲赚 趣多帮 小白赚钱 赏乐帮 牛帮 好玩游戏

媒体人下班后做什么副业?

梅是一家著名门户网站的编辑。在主业之外,每周二周五下班她会赶去教90分钟瑜伽课,周末忙着经营自己的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在她的个人微信官方账号上,她会在文末附上这样的自我介绍——“A May,网络媒体编辑/微信官方账号作者/瑜伽教练”。

和May一样,很多人在简短的自我介绍中用斜线来区分自己的多种职业。他们自称“整饬青春”。“斜杠青年”一词起源于美国,指除了像这样的单一工作之外,还从事其他跨专业工作的人。

真刀真枪的修养

然而,砍杀不是一时兴起的爱好。无论你是编辑/猫/鳗鱼爱好者,还是记者/麦克白/strong迫症明星,你都只是穿着一件斜杠大衣。真正的斜杠青年可以长期坚持某个职业,做出一定的成绩,甚至有能力稳定地实现自己的爱好。

目前,斜杠青年似乎是一个特殊的身份标志,在这个繁忙的时间浪漫的希望。在媒体行业,灵活的工作方式和媒体人与生俱来的活跃基因,让这个行业盛产斜杠青年。很多媒体人,不受朝九晚五政策的限制,除了做选题、办采访等一系列工作,还会打开另一个游戏,为自己的生活增添另一个维度。

作为媒体人,为什么选择发展副业副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收益,如何平衡主业和副业的关系?本期,All Media Group()采访了几位斜杠传媒人,请他们谈谈斜杠生活。

老猫,新闻评论员/作家:“主业和副业相辅相成最好。”

很多媒体人的副业都和写作有关。老猫,一个媒体人,在媒体行业扎下了根。一路走来,他做过记者、编辑、部门主任、总编辑、总裁。目前主要业务是新闻评论,副业是拿着笔当作家,前后发表过20多部文学作品。老猫喜欢猫,其中有几部作品讲的是自己养猫的经历,他曾经开玩笑说自己的副业是“养猫”。

左:老猫的猫右:老猫《喵了个咪II》

老猫最近出版的作品

“我的主营业务是报纸杂志等传统媒体,这个行业很多人都在写作。小时候对写作很感兴趣,就报了新闻学,和写作很接近。2003年开始在天涯论坛写段子和小说,当时就开始大规模写作。”

即使是和主业相关的副业,老猫也直言遇到了很多瓶颈。虽然都是书面作品,但新闻写作和文学写作在语言体系上是冲突的。老猫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但他也努力适应这个矛盾:“在相互转化的过程中,花些时间转移你的大脑。”

另一个主要矛盾无疑是时间和精力的平衡。老猫工作久了就受不了写作了。受不了的时候就找单位领导谈话,想辞职。幸运的是,考虑到他作为作家的身份,领导觉得“出名对单位也有好处”,于是好心建议他在家工作,只要保质保量完成单位的任务。

老猫

老猫一直对主业和副业的关系保持着清醒的认识。他坚信:“好的副业应该是一种支持,而不是损失。”当被问及是否会从主业辞职专注副业时,老猫以为不会。“我觉得我更多的是参与主业副业,互相互动,还有很多积极的成分。”在谈到对整饬青年的态度时,老猫再次强调了自己对主业和副业的看法:“建议不要反对主业和副业,多找一些互相影响、互相促进的成分。主副业互补最理想。”

虽然写作不能让你赚很多钱,但是老猫还是坚持自己的写作生涯。他热爱创作,愿意与读者分享。他的作品受到许多读者的欢迎,他感到很有成就感。

老王,北京一家报纸的记者/自由撰稿人:“我是一名记者

和老猫类似,记者老王也是从事写作相关的副业,所以他甚至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标准的斜杠青年。说到副业,老王觉得最初的动机很简单。虽然他的工作是写写,但他认为“每个媒体平台都有自己的属性限制,每个记者都有自己的线路运行限制。虽然他可以在工作的平台上展示自己的创作欲望,但他总是不开心。”

因为无处安放创作欲望,老王开始在微信官方账号等媒体副刊专栏投稿,撰写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因为他预留了多达两三千部电影,老王觉得可以用他的好话在其他平台上指指点点他喜欢或不喜欢的电影。

副业能不能带来经济效益,老王轻描淡写。“稿费不多,但总比没有强。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写东西,不仅仅是为了赚钱。”在他看来,副业与金钱关系不大,但却是他写作欲望的另一个出口。

至于整饬青年的身份,老王很开明,“整饬青年可能是时代的必然。多元化的社会给了我们多种选择,没有人愿意挂在树上。”老王在谈到自己未来的发展道路时,并不想刻意预设,也不否认副业有朝一日成为主业的可能性。

俗话说,船到桥头自然直。采访结束,老王唱了一首老歌,“啊,”

Illustrator Planet执行制片人/创始人陈玲:“分享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与上述两者不同,陈玲的副业与他的主业没有太大关系。她的主业是执行制片人,副业是插画。一开始她经常在微信朋友圈发图文介绍自己喜欢的绘本和插画,偶尔也会晒晒自己的小画。这期间越来越多的朋友喜欢她的作品。在朋友的鼓励下,她在微信官方账号申请了“Illustrator Planet”(微信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从媒体开始了这条路。

陈玲油画《星球的最南端》

她的《Illustrator Planet》不仅关注全球绘本和儿童读物,还邀请了自己的东家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主播参与其中,发声讲故事。

在陈玲看来,他是在主业和副业的双轨上

得很顺利,也并没有产生很大的冲突。当问到是否会辞掉主业,她很积极地表示:“当然不会啦,要的就是‘斜杠’人生。”

而对于副业,晨凌觉得最大的收获是通过分享感受到了快乐。她认为自己相当幸运,“把自己和朋友们觉得好的东西,通过一层一层的圈子分享出去,慢慢地发现有很多人喜欢,甚至还有人愿意花时间给你建议、传授你经验。”

晨凌

作为一枚成功的“斜杠青年”,愿意分享的晨凌对斜杠青年们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建议。“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句话在晨凌看来不是老生常谈,而是切切实实的人生经验。但是,她并不认为“潮化”斜杠青年就是正确的:“有些人觉得‘斜杠青年’的生活方式很潮,误把一时兴起、‘三分热度’的事情认为就是自己感兴趣的,不仅耽误了自己的时间,还耽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对于兴趣和实践,晨凌很有想法,都是她从自己的斜杠经历中所提炼的宝贵经验。

草籽儿酱,记者/网店店主:“做手工是一个暂时的‘避难所’”

作为在中国青年报跑条线、天天上“战场”的记者,草籽儿酱每天都要被各种各样的人和信息轰炸,美的丑的、好的坏的都有。为了让自己喘口气,她开始借着“做手工”来放空自己。她把这称之为一个暂时的“避难所”:“我想大概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避难所吧,无论是读书也好、旅行也好、唱歌也好。”

草籽儿酱做记者时所积攒的压力,都通过做手工一点点释放出来。从最初的做书签、相框、绢花等等的小件,到后来的小桌子、小椅子,她也是通过同事和朋友的口口相传建立了口碑,大家纷纷建议她开网店。她觉得这一切是偶然,但也许这正是另一种形式的必然——从爱好到精神栖息地再到一门小生意,倾注在其中的时间和心血都是实实在在的,每一步的成形都不是单纯的偶然。

谈及主副业的平衡问题,她觉得这其中几乎没有冲突,因为自己把主业和副业分得特别清楚:工作的时间就专心致志地采访、写稿,而自己的网店从不接急活,只在下班写稿写得烦闷的时候,就去做手工换换脑子;手工做累了,就回去写稿,交替着来。

虽然开起了店做起了买卖,但她仍然认为做手工是一种精神寄托,也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商人,“赚的一些小钱,有一半都捐助给需要帮助的人。”她不希望自己的手工小店变成主业,这样每天都会挖空心思想着怎么赚钱,“兴趣就变成了被生活胁迫的谋生技巧,我觉得挺不值的。”

或许也怀抱“生活在别处”的美好期待,在言谈中也表露出了身为记者的疲惫和困难,但草籽儿酱坚定地认为自己不会放弃主业,它仍然是自己的精神主干,“新闻工作虽然苦逼,但这是我的专业和理想。专业和理想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而对于“斜杠青年”,草籽儿酱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她认为斜杠可以成全一个人的自由意志,“斜杠青年的出现,是信息时代的红利。人们可以从标准化的作业中解放出来,有更多可以发挥个性和创造力的地方。”同时,斜杠的她也越来越明白,追求兴趣和爱好选择职业的过程中,其实还是从小到大常听到的那句“”最戳人心。

正像草籽儿酱所说的那样,当下的后工业时代,随着互联网的高度发展,拥有一技之长的个人有机会能够成为独立的服务提供商。自主的、有趣的、多元化的工作内容,自然能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欢迎,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实践的队伍中。

也许,成为斜杠青年并不需要高度仪式感的号角来宣告,更多的时候,成为斜杠是一种契机、一种自然而然、一种顺势为之。有意思的是,受访的几位媒体人成为斜杠似乎都不刻意为了面包,或许,也和媒体从业者本身自带理想气质有几分关系吧。带着斜杠的身份,面包与理想孰先孰后、孰重孰轻,或是二者兼得、取得平衡,在他们心中自有分寸。

拒绝自我设限也好,寻求精神栖息地也罢,尽管初心可能有所不同,但选择成为斜杠,却都是浓厚的兴趣使然。在兴趣之外,持之以恒的、精耕细作式的付出和智慧的平衡,才是支撑副业的根本。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