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手机兼职手机赚钱
咸鱼帮扶 哆啦赚 悬赏汪 悬赏猫 趣闲赚 趣多帮 小白赚钱 赏乐帮 牛帮 好玩游戏

为了解决问题,网吧搞副业赚钱

十分之四的人是网民。在不久前举行的广东互联网大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通信发展司司长张峰透露,截至2012年第三季度,中国互联网用户已达5.5亿。

中国网民越来越多,网吧却越来越少。据业内人士透露,网吧行业正以每年10%的速度下降。曾经长沙的大街小巷都是网吧,现在很少了。

近日,记者走访了长沙河西大学城、华夏、瑶岭等地的几家网吧。提到行业的生存环境,大部分负责人都摇头。“数量下降,利润大幅减少,大部分面临经营困难”。记者肖荣摄影唐军

[现象]

以前很难找到,现在门都凉了

虽然是午休,长沙河西天马公寓附近的“思达特网络俱乐部”却空无一人。楼道里只有一个保洁阿姨,吧台的收银员无聊的坐在电脑旁边。

“生意做不下去,每天入不敷出,每个月都赔钱。”对于网吧的现状,网吧负责人坦言无能为力。“这真是一个两难的境地。之前投资200多万的成本没有收回。如果关门的成本丢了,那就继续经营但是天天赔钱。目前只能支持别人来店里。”

负责人说,以前店里面积500平米,电脑300多台,几乎每天都爆满;现在网吧面积减少到300平米,只有150台电脑,但还是不满意,平均每天上座率只有1/3。

但说到这家网吧的辉煌,附近的学生和居民几乎无人知晓,他们也在回味当时的情景。“地方大,环境好。上网往往要排队,生意很满。”但现在,它被冷落在门外,面临破产。

[行业]

长沙只有30%的网吧盈利

其实在网吧行业,倒下的不仅仅是思达特家族。“这个小区,一半以上的网吧都处于亏损状态,甚至有的网吧每年还要交几万甚至几十万元。这种死,就是等着有一天有人把网吧拆了,挽回点损失。”天马公寓附近另一家网吧的老板杨先生说。

杨先生经营一家中型网吧。虽然他工作很努力,但只能勉强糊口。“2003年到2009年,店铺几乎全天爆满,每天营业额一万元,现在只有2000元左右,净利润300元左右。但如果算上房子装修和设备损失,还是会赔钱的。”

除了河西大学城附近,记者还走访了华夏、瑶岭等地区的多家网吧。大部分负责人表示,现在网吧业务惨淡:数量下降,利润缩水,大部分面临经营困难。

业内人士还指出,“长沙网吧数量逐年减少。2011年网吧有2000多家,现在估计也就1500到1600家左右,一年多的时间就减少了近500家。剩下的1000家网吧,只有30%是盈利的。”

前几年是朝阳产业,现在却是愁云满面。网吧似乎进入了“冰河时代”。

【原因】移动终端激烈

探究网吧越来越少,生意越来越难做的原因,几乎所有人都把这种现象归因于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家用电脑越来越普及,接入费越来越便宜。很多年前,大多数网吧爱好者都搬了家。尤其是现在的智能手机或者平板电脑,可以满足人们对QQ聊天、网页浏览、听音乐、看电子书的需求。据记者了解,在长沙,星巴克、花林、金角王等消费场所的Wifi对消费者免费,湖南师范大学、湖南大学

据调查,在长沙经营一家电脑200台左右的网吧,需要不低于200万元。既然成本巨大,眼见生意每况愈下,网吧老板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于是都想尽办法积极探索新的经营思路,努力生存。

管理多样化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每个月都能保持盈利的网吧,都会无一例外地为消费者提供定期的互联网服务,还会运营一些充值网游、收手机费、饮料、零食等项目。有的甚至有5小时98元的麻将室。最值得一提的是,一些网吧甚至经营餐厅为顾客提供点餐服务。国内某中型网吧经理透露,点餐服务的运营每个月可以给网吧带来1万元以上的营业额,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困境。

系统公司化

在传统观念中,一个老板、一个站长、一个收银员,似乎构成了一个网吧的“铁三角”。但在经营条件较好的大型网吧,记者发现其经营越来越规范,内部制度的完善程度几乎与小公司无异。技术总监、财务、出纳、公共关系和大堂经理等职位都很容易找到。

环境升级

许多大型网吧已经开始根据客户的互联网需求进行清晰的划分。这包括游戏对战区、VIP区、情侣展位区等等。据位于瑶岭附近的一家大型网吧负责人介绍,为了吸引环境更好的客户,网吧甚至聘请了专门的公司在网吧内部安装通风系统,以确保封闭环境下的高效空气流通。

整个网吧

网吧是一个起源于台湾省的概念,是指在管理饮料、甜点等休闲消费的同时,为顾客提供互联网服务。客户可以在自己的电脑或者商家准备的电脑上使用Wifi。近日,记者注意到,这种新的网吧转型商业模式已经逐渐出现在长沙市场。有的完全是网吧,有的则是在传统网吧的基础上增加了酒吧,为客户提供相关信息

饮料服务。而这里的咖啡、奶茶的价格也远远低于咖啡厅,均价在8元至18元左右。

记者手记

大潮退去

才知道谁在裸泳

曾几何时,因丰厚的利润空间和广阔的市场,网吧成为了商家趋之若鹜的行业。而不过短短几年光景,一个朝阳产业却直面利润迅速压缩、数量急剧锐减、行业竞争异常剧烈的凶险处境。

“这次真的是狼来了!随着信息科技的发展,各种网络终端逐渐廉价化、普遍化。网吧行业的整体式微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不少网吧老板接受记者采访时感叹。

然而,也有网吧负责人认为,网吧会越来越少,但不会消失。“正如家里有茶叶,也会去茶馆喝茶;有咖啡机,也要去咖啡厅一样。对于喜欢玩游戏的人来讲,他们依然会选择网吧,环境和气氛很重要。”窑岭一位从事网吧经营多年的老板表示。

就如公用IC电话亭在手机出现的第15个年头也日趋消逝,移动上网平台的普及是否也会令网吧步入一个尴尬的境地?这个问题还有待现实佐证。

只有大潮退去,方知谁在裸泳。信息化时代,只有与时俱进才能力挽狂澜,网吧转型势在必行。不管怎样,曾经的通宵看电影、升级打装备、组队PK,对于很多人来说,网吧承载了太多人美好的成长回忆。作为信息时代的产物,它也将人们五味杂陈的情感浓缩其中,成为深深烙在一代人心里难以磨灭的岁月痕迹。■记者肖志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