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手机兼职手机赚钱
咸鱼帮扶 哆啦赚 悬赏汪 悬赏猫 趣闲赚 趣多帮 小白赚钱 赏乐帮 牛帮 好玩游戏

不要轻易在网上“提问治病”。答案是非医生写的。兼职医学已经成为一个产业链

最近,余婷误进了一个“医学副业组”,变成了儿科、妇科、肿瘤科的医学专家.科室里几乎所有的医疗问题,她都整理过:“有了这个经验,以后我会有点头疼。我再也不敢上网搜索了,我们去医院吧。”

本报记者进一步追踪发现,接受任务、下达任务、回答收购问题,形成了医学副业的产业链。

加入帮派

医学科普成为零门槛副业

大学刚毕业一年,余婷经常在网上找副业,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做医学相关的副业。“我有自知之明,我不学医,我根本不懂。”

不久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Douban.com“游荡”,看到了一个医学副业的招聘岗位。作为《科技》的互联网编辑,好奇心驱使着余婷“越走越近”。简单搜索了一下,她发现网上有很多类似的帖子。内容很简短,但只强调副业要求不高,“几分钟一题”,“每天收入几百”,“答案可以在网上找到”,“复制粘贴”,“借鉴材料,用自己的语言写”。

“过去,我的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网上搜索,查一下,大概了解一下。如果网上说我症状不严重,我就不去医院了。现在发现有人自称招聘医学问答和医学副业,突然觉得事情有点大了。”出于好奇,余婷决定做一名“卧底”。她注意到大部分副业招聘都是用QQ群联系,于是自己搜索了一下,发现这样的群大量存在。

使用QQ plus群功能,用“副业医疗”、“医疗问答”等关键词搜索,可以找到很多类似的副业信息群。这些团体有一部分是可以直接进入的,团体公告里简单的说“你可以用电脑”做这个副业

余婷加入了一个规模近900人的医学科普副业团。群里有人专门发布任务,有兴趣的可以和发布者私下聊聊。记者也进入了几个副业群体,发现这些群体虽然有几百人,但是从来没有人说话。管理员会在群发公告中明确陈述“游戏规则”——,先阅读群发文件,了解基本任务要求,然后等待任务发布,私聊获取任务。

余婷接触了一个发布任务的“X先生”,从他那里了解到,除了大学生,还有社工和家庭主妇承担副业任务,几乎是零门槛的副业

任务

“内容搬运工”扮演医学专家

应该如何开展工作?余婷介绍:“简单来说,搜索、复制、修改,属于一种不是凭空编辑,也不是完全复制的伪原创,”

记者查阅了几份副业任务的规则文件,基本总结了编写医学科普的要领。

首先,医学问答一般由题目、患者描述、医生回答组成,尽量要求语气不同。题目简单,为任务发布者提供,是一个清晰准确的问题。对病人描述有很多要求,要尽量转换角色,不要总是用第一人称称呼我,要用“我老婆”、“我去问我最好的朋友”、“我媳妇”等等,要有礼貌。医生的回答是冷静,尽量少用口语,尽可能专业。像“从你的描述”和“一般来说,情况就是这样”这样的说法是最常用的“说话技巧”。

另外,文章内容的来源也有门道。据任务发布者介绍,百度、快问医生、39健康网、丁香医生等网站都是可靠的科普来源。

最后,修改是最难的一步。每个任务对修改的要求不同,有的要求原创度不低于10%,有的要求原创度不低于30%,但一般要求比较接近。原创性要求科普内容的作者保留核心内容,替换无关的词语,比如用“非常”代替“非常”,用“可能”代替“也许”,把主动句改成被动句。

按照这个规律,“你老婆可能过敏,但不能排除有胆汁淤积综合征”,演变成“你老婆可能有一些过敏反应,也会发生胆汁淤积综合征,所以考虑胆汁淤积综合征的可能性是一个成熟的修饰”。

记者发现,一些副业团体要求副业人员检查原创性。方法很简单。从自己的内容中复制40个单词,放到搜索引擎中。如果连续五个单词出现红色(专有名词除外),说明原创性不合格。

草稿洗涤

像书本一样说话很难避免常识错误

在掌握了基本的工作规则后,余婷成功迎来了“试投标”。“X先生”给了她一个专业众包系统的试用账号,让她完成五个医学问答的编写。这五个问题涉及月经,痛风,心肌炎,骨肉瘤…

“试标”完成后,“X先生”一字一句的向余婷讲解细节,重点是文字。余婷觉得医学科普的编写其实是一种“洗稿”行为,是指通过篡改、删改等方式复制他人的原创内容。

余婷对X先生“洗稿”的要求印象深刻:“从工作认真程度来说,他很负责,对病人和医生的角色定位也很准确。但我认为,作为一名医学工作者,仅仅依靠这些是不够的。”为了试探对方的医学专业知识,余婷在做“试标”的时候设了一个陷阱。她故意写错了一段医学知识。结果“X先生”根本没注意到,仍然只对文字做了修改。

中国法院网上有一篇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娜塔莉署名的文章—— 《关于“洗稿”的若干法律问题》说:“‘洗稿’本质上是著作权侵权中的‘高级抄袭’。所以,如果原作品的权利人认为自己的文章或短视频被‘洗’了,可以通过提起侵犯著作权的诉讼来保护自己的权利。”

工业

几个医学网站的当前任务列表

这次卧底经历让余婷很

吃惊,除了不再敢用网络搜索判断病情,她也没想到这种简单的医疗科普洗稿已经形成产业。

在于婷编写医疗科普的过程中,她使用的是一个完善的众包系统,这个系统不但可以答题,还能审题。副业者编写的医疗科普,出现任何违规词语,系统都会提示“不通过”。大学时学过编程的于婷评价这个系统,“已经相当精细。”

不过有一次例外,正在答题的于婷,发现系统崩溃了,她询问后才知道,原来是答题的人太多,把题库答完了。后台补充了新题目后,系统恢复正常。而于婷注意到,仅“X先生”旗下,就有300多人的团队在做副业。“而他的上层还有领导,那个人手下至少有个千人团队。”

于婷表示,尽管每条医疗科普的价值只有几毛钱到一块多钱不等,但“X先生”曾说,如果工作努力,一个月挣3000块钱,是很平常的收入。

如此规模的副业团队,把海量的医疗科普供给谁呢?于婷数次试图询问,都没有得到正面回答,只换来一句建议,不要轻易在搜索引擎上“提问治病”。而记者发现,在几个副业群的任务单中,出现了“三优亲子”、“九松健康”、“柠檬爱美”等医疗网站的名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