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手机兼职手机赚钱
咸鱼帮扶 哆啦赚 悬赏汪 悬赏猫 趣闲赚 趣多帮 小白赚钱 赏乐帮 牛帮 好玩游戏

公办教师可以在网上和网络平台兼职吗?看党媒怎么说

打开手机就可以自己选择全国各地的老师,不用出门就可以听自己想听的课程。近日,一则“网络教师比网络名人每小时多挣1万元”的新闻,引起了人们对网络直播辅导平台的关注,主要争议在于公办教师能否在网络平台上兼职支付教学费用以及网络辅导平台的管理。

科技带来双赢?

“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一课”,“思勉辅导”平台引用学生的一句话回应南京市教育局“禁止教师进行网络辅导”的说法。

在“思勉辅导”等类似在线辅导的平台上,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老师,每个上过课的学生都可以给老师打分,这将成为其他学生选择老师的参考。然而,在传统课堂上,学生不能自由选择老师。除了一对一辅导,还可以选择多人参加的专题班。一节特殊的课通常只要几美元。学生花很少的钱就能听到高质量的课程,同时呆在家里打破了空间限制,节省了交通费用。所以“辅导”平台认为,它致力于让全国各地的学生共享优秀的教育资源。“当公众更加关注网络教师的高收入时,我们建议大家更加关注学生带来的好处。”

“猿类辅导”平台的霍老师对此观点表示赞同。学生可以享受一些以前很难获得的教育资源。她认为这对教师来说也是一个机遇和挑战。霍是一名师范专业的学生,今年9月份毕业后将成为一名正式的生物教师。她认为在线辅导平台给了她很好的锻炼机会,平台上的评分机制和更加多元化的学生让老师不得不更加注重课程的质量。有时候为了直播,需要从早到晚在图书馆备课好几天。虽然网上很多人都关心王宇的高收入,但作为一名网络导师,霍秦瑞认为收入与努力成正比。王宇老师的这番话也可以印证这一点。他过去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备课上,甚至因此生病。为了更好地帮助学生,霍还建立了一个课后回答学生问题的小组,偶尔和小组里的学生开一些小玩笑。

与现有制度的矛盾

2015年教育部发布《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禁止中小学教师以副业有偿补课。但是对于网络教育平台的具体形式并没有做出相关规定。事后,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网络补习是近年来出现的新形式,目前仍在研究中,但教师不应因为参与网络付费教学而影响正常教学。

教师有偿为学生补课的现象屡禁不止,也带来了一些问题。为了吸引更多的学生参加付费辅导班,一些老师故意在他们的普通课上保留一些内容。有些老师不重视学校课程,因为补课的收入比普通班高很多。以上就是教育部之前禁止有偿补课的原因。来自江西的丁女士告诉笔者,儿子初中每天下课后都去老师家补课,老师会把有偿补课中作业的答案告诉学生,所以学生愿意参与,但实际上并没有带动学生思考。对于那些无意识的学生来说,成绩可能不会提高,反而可能适得其反。“但是补课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天津教育科学院教育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方方撰文指出,网络教学收费应该禁止,并指出了更深层次的问题:“从学校教育的属性来看,宣传是现代教育的基本属性。特别是义务教育,属于国家为适龄儿童提供的义务、公益、普及教育。它不同于一般商品,买卖双方可以自由交易,但需要国家和学校系统的力量来规范和管理。如果放任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就会异化义务教育的公共产品属性,将公共教育资源私人产品化,不仅损害了儿童接受教育的平等权利,也违背了我国义务教育法的基本精神。”

教育公平的延伸?

关于公办教师副业在线教育平台,笔者采访了北京教育科学院副研究员高冰。她认为,一方面,政府出台了相关法规,更好地维护学生和家长的权益,规范教师的行为;另一方面,《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教师队伍建设专项评估报告指出,与其他行业相比,中国教师工资不高,工资增长率低,未能体现教师作为专业人员应有的地位和待遇,教师的副业是情有可原的。所以现阶段教师有偿副业问题很难一刀切,要考虑其动机。

虽然大多数人关注的是公办教师能否在网络平台上做副业,但高冰认为,从教育公平的角度来看,应该更加重视在线辅导平台。从教育资源的提供者来看,网络教育平台是教育资源的补充,受教育者有更多的选择教育的机会,这是一个公平的教育机会。从教育资源的需求方来看,受经济水平和地理条件的限制,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和能力享受在线教育。如果再对网络教育收费,会进一步放大市场在教育资源配置中的作用,更容易形成马太效应,即经济条件好的人可以占有更多的优质资源,加剧教育的不公平。因此,政府有必要通过政策和体制机制的调整来改善网络教育资源的不公平分配。

在采访和收集数据的过程中,笔者发现包括副业老师和在线辅导平台在内的很多人都认为发展“网络教育”是未来的大势所趋。高兵告诉笔者,“网络教育”也是政府大力提倡和积极建设的。不可否认,市场机制作用下的网络教育资源更有活力,更符合大众的“胃口”,但质量良莠不齐是必然的,要特别注意版权、资质、收费、服务保障。“一方面,政府应该建立一些满足基本公共服务需求的在线教育平台。另一方面,要为基础公共服务以外的网络教育平台建立相应的监督管理机制,引导网络辅导平台规范,使网络教育市场清新健康。让消费者权益得到保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