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手机兼职手机赚钱
咸鱼帮扶 哆啦赚 悬赏汪 悬赏猫 趣闲赚 趣多帮 小白赚钱 赏乐帮 牛帮 好玩游戏

“周日工程师”融入周日兼职兼职“硬冰”

大概三四十年前,周六下班的时候,上海各大长途汽车站、轮船码头、火车站迎接一群群年轻人。他们白衬衫黑裤子戴眼镜,一看就是知识分子。他们的目的地大多是上海周边的乡镇企业,比如太仓、苏州、无锡。第二天下午,他们从四面八方赶上末班车,匆匆赶回上海。当时这个周末的浪潮就像一个新的城市景观,那些“冲向农村”的年轻人被称为“周日工程师”。

改革开放初期,上海郊区和长三角地区的乡镇企业异军突起,蓬勃发展,但其发展壮大受到设备落后、技术匮乏的严重制约。上海科技人才集聚,科技成果遥遥领先,成为乡镇企业向往的“热点”。但是,科技人员的副业合法吗?利用业余劳动获取报酬,算不算挖社会主义基础?

1979年,上海郊区奉贤县的一家工厂连年亏损,计划开发新产品。上海橡胶制品研究所助理工程师韩坤被聘为技术顾问,几乎每个星期天都去奉贤。经过近一年的努力,他终于挽救了工厂。没想到,因为3400元的劳动报酬,他被检察院以受贿罪起诉。韩坤的经历引发了为期四个月的全国性讨论。

科技副业更名

在大讨论中,为知识分子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奉献他们的智慧和智慧,逐渐被人们所认识。1988年1月,国务院批准了关于允许科技人员兼职的《意见》号文件。人们有了新的觉醒:让科技人员成为“周日工程师”,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地释放他们的潜力,进一步把他们推向经济建设的主战场,还可以弥补集体企业和乡镇企业技术力量的不足,让科技的火花在农村燎原。

1988年5月8日,上海市科协成立上海星期日工程师协会,科技人员的周末副业终于名正言顺。

“小鱼”游进了大“河”

许多著名的教授和学者都是“周日工程师”的成员。如保山县罗甸乡聘请了几十位著名教授组成乡镇经济发展咨询委员会,名誉主席是生物学家谭;复旦大学教授、电光源专家蔡祖泉也成为嘉定县南翔灯泡厂的技术顾问。上海华通开关厂前高级工程师刘忠云说:“那些年,我经常去长三角、甘肃、新疆、内蒙古为当地企业解决技术问题。当时有一种感觉,我就像一条小河里的鱼。现在能游到大河,有成就感。”

在上海,鼎盛时期有两万多名“周日工程师”。他们帮助乡镇企业开发新产品,培养技术骨干,或者解决技术难题,成为金字招牌。在此基础上,上海科技服务业进入新阶段,推动了改革开放初期科技与经济的第一轮融合。“兴工联”执行副总裁梅说:“科技为社会服务,为中小企业服务,科技为乡镇企业服务,这也是我们长三角产业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改革开放40年来,以“星期日工程师”为起点的科技人才流动越来越丰富,科技成果的转化和创新也越来越多样化。昔日的“周日工程师”逐渐发展成为“全天候的外脑”,上海“明星工商联”从科技人员业余副业的“避风港”转变为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高水平的专业技术服务。

我们的记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