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手机兼职手机赚钱
咸鱼帮扶 哆啦赚 悬赏汪 悬赏猫 趣闲赚 趣多帮 小白赚钱 赏乐帮 牛帮 好玩游戏

00后高三暑假:做兼职加入公益不愿意继续老

他们的“高三”暑假

在人们的印象中,刚高考完的学生,聚会,熬夜打游戏追剧,每天10点起床,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今年以00后为主的“高三”,暑期生活更加丰富,个人选择更加多样化。

不想继续变老的18岁

在很多人眼里,刚高考完的00后生活条件极好,从小养尊处优。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高三学生”的暑假过得很艰难,他们几乎没有努力和奋斗就迎接了即将到来的“成人仪式”。

8月7日6: 40。

阳光刚刚洒进不到5平方米的房间,18岁的范洗完澡就起身抓起外套。他不得不赶到主人家打扫卫生。

来自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的高三毕业生范,今年高考成绩576分,比云南省一线高出30多分。

高中第一年,范的父亲在浙江工作,被从高处坠落的水泥砖砸伤,摔伤后无法工作。父亲的住院费和后续治疗的药费几乎掏空了家庭,欠了很多外债。

范的母亲用三轮车支撑着全家的希望。每天,她把地里摘的蔬菜和自己的豆花运到市场上出售。她经常半夜一两点睡觉,早上四五点起床准备出门。

接到录取通知书后,范根据提示申请了国家助学贷款。学费已经解决,但生活费成了他面前的难题。为了和妈妈分担心事,高考后第三天来到昆明。在昆明北市区一家家政公司找了一份短期工作,可以自己吃饭,自己包东西。

每天,范从早上7点开始,到业主家里打扫卫生,洗地板,擦玻璃,擦地毯.作业要求跑来跑去,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有时候他要到半夜11点才能下班。

加上一个月的工资和老板的额外补贴,范总共赚了2000元。除了生活费,他手里还剩下1400元。8月中旬,他入选云南省“阳光助学”名单,主办方每年给他们发放5000元。在随后的四年里,他的学费和生活费暂时解决了。之后,范决定回家帮妈妈做些农活,并准备九月份开学。

与范不同,(化名)是一个在蜜罐里长大的“白。她家在昆明西山别墅区有两套房子。从小到大,她的手机都是苹果的最新款,父母几乎什么都给她。

高考后,俞晔突然向父母提出,他想出去锻炼身体,做点副业。“当时我以为我要上大学了,不想再继续变老了。我赚了些零花钱,开始上学,买了‘团圆’周边。”

第一天,我去了亲戚介绍的餐厅。俞晔一无所知。师傅教她做山楂汤圆。师傅在一个冒着白雾的热气腾腾的水桶里,一手抓了一个手掌大小一半的汤圆,迅速揉捏起来。她跟着,但手里只是拿着一团滚烫的糯米,她叫了一声,把糯米扔在地上。大师抬头看着她,一言不发。俞晔只能咬着牙齿,再次捡起一个小汤圆,试图跟上主人的节奏。

第二天,俞晔的半只手掌又红又肿,她的筷子成了问题。但是很快,她学会了一种新方法。揉糯米的时候,她把两层塑料袋放在手上隔绝大部分热量。

慢慢的,面条越来越多,如驴打滚、凉糕、韭菜盒子等。她能在15分钟内吃完一道菜。

她每天要站将近10个小时,用热水泡脚

“如果你现在不去尝试,你会在来回回想自己的青春时感到遗憾。”叶说道。

2020年5月,在全国学联秘书处的指导下,中国青年报和腾讯QQ联合发布的QQ用户《00后画像报告》显示,89.4%的受访者更喜欢00后的“奋斗”,明显高于“机遇”(62.0%)、人才(50.3%)、亲友(15.3

一个好的假期必须是“自找的”

《00后画像报告》调查发现,部分00后有强烈的公益意识,15.6%的人希望将来“投身公益,助人为乐”。王娇办公室和雷是他们两个。

王娇办公室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环江毛南族自治县高三毕业生,9月份去北京中医药大学。

小学二年级,一群教书的大学生来到了王娇办公室所在的班级。刚过10天,他们就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它们就像天空中的星星,我们在地上看着它们。”

高三毕业后,暑假持续了很久,正好给爱雅教育集团提供了一个去农村教书的机会。王娇办公室也想做一个“明星”,给贫困地区的孩子带来知识和欢乐。短短10天的教学,王娇办公室所在的爱雅教育集团已经准备了整整一年。

起初,他们高中的老师担心安全,不支持她。教学需要介绍信,但教学团队没有介绍信,所以王娇办公室每天跑到老师办公室,通过微信和电话向老师表达诉求。高中老师最后同意和音乐培训中心小学沟通,给他们出具介绍信。

教学活动的经费问题是王教办和教育总队成员面临的另一个难题。他们没有向家里要钱,而是通过慈善销售、捐赠和赞助的方式筹集资金。虽然高三紧张,但每个周末,王娇办公室和同学都会去县城人流量最大的白马步行街

进行义卖筹款。这群年轻人也时常遭到拒绝和质疑,但他们没有放弃。

  通过义卖和向当地的文博书城申请赞助,王娇办和同学筹集到了3000元,加上共青团河池市委向他们资助的3000元,足以支持爱芽支教团开展2020年暑期支教活动。

  在没有老师带队、没有家长帮忙的情况下,21个高三刚毕业的学生凭借自己的努力,成功实现了到驯乐乡中心小学支教的计划。对于这群从小没吃过什么苦的县城孩子来说,他们在这所农村学校要面对没有网络信号、蚊虫叮咬、自己动手做饭、偶尔停电等种种困难。但10天的支教,团队中没有一个人抱怨,大家遇到了问题都会商量着解决。

  今年9月,雷风媚即将进入广西大学就读,这个暑假,她跟随姐姐所在的广西大学某支教团前往河池市巴马县支教。雷风媚此前缠着担任队长的姐姐,央求了半个多月,支教团才破例让她随队。

  从南宁市要先坐近5个小时的大巴到达巴马县三联乡,之后还要走近40分钟的石子路,才能到达三联小学。

  和住宿环境的艰苦相比,家访是让雷风媚更害怕的事情。三联乡没有完全通上水泥路,从学校走出去后的一公里全为石子路,格外硌脚,从小在城市里生活的雷风媚没有走过那么多的石子路,每次外出家访后她都筋疲力尽,姐姐每次看到妹妹腿上的淤青也劝她不要再走山路了,待在学校为学生上课就好。但每次家访,雷风媚依然坚持同行。

  朋友得知雷风媚去支教后,觉得她有些自讨苦吃,好好的假期,非要跟着去支教,但雷风媚并不在意这些看法,她觉得自己去做内心想做的事情即可。

  共青团河池市委书记张秋文从2004年开始参与志愿公益服务,在他看来,和80后、90后相比,00后的家庭条件普遍较好,没有太多的外部经济压力,参与公益活动的动力更单纯、积极性更高。

  在平时组织公益活动时,张秋文感觉到00后的自我意识更为突出,80后、90后参与志愿服务大都通过组织渠道参与,而00后更愿意根据自己的想法,独立地组织参与公益活动。在服务过程中遇到问题时,80后、90后喜欢通过传统方法,比如请教师兄前辈以往的解决办法,但00后首先想到的是网络,他们接受新事物,掌握新方法的能力更强。

  实习生朱倩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谢洋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张璋]

相关文章: